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正文 第二十九章 归云庄上起波澜



    裘千仞一番表演,厅中便是鸦雀无声,他这一番功夫着实惊住了众人。

    他这是挟技相胁,不等陆乘风说话,便已经惹恼了一旁的江南七怪。

    “无耻老匹夫,且来分个高下!”

    马王神韩宝驹大骂一声,江南七怪纷纷站起,各持兵刃,就要动手厮杀。

    “久闻江南七怪的名头,今日正好看个真假,你们几位一起上吧。”

    双方剑拔弩张,立时便要动手,旁边郭靖却是坐不住了。几下迈入场中,“我来领教前辈的功夫”。裘千仞大笑一声,江南七怪闻言一惊,正要阻止,场中两人已然动上手了。

    郭靖眼前,眼前这裘千仞名头响亮,乃是二十年前就闻名江湖的前辈高人,一身功夫高深莫测,此时既要动手,那就不敢有丝毫大意。

    一招出手,身形如龙,凌空便是一掌打出,正是降龙十八掌中的一招飞龙在天。

    呼呼劲气撕裂空气,发出龙吟般的响声,煞是惊人,这一掌,力道沉重凶猛,掌力如山岳般碾压而来。

    郭靖这些时日以来,造化不少,先是吞吃了梁子翁的宝蛇之血,接着又被洪七公传授了降龙十八掌的绝学,一身功夫与他初入中原之时早已大为不同,此时一掌打出,技惊四座。

    裘千仞胸口一闷,一股猛烈的掌力已经轰了过来,心中一跳,知道自己算是小看了眼前这少年。

    不过他虽经不乱,脚下步伐变化,轻盈飘絮,一个腾挪闪烁,便让郭靖一掌落空,同时双手一错,掌影翻飞,如穿花蝴蝶般划出层层掌影,黑沉沉一片,掌力刚劲,招数精妙。

    郭靖见眼前掌影翻飞,一时间看不出虚实来,于是咬牙闭眼,不管不顾,手臂一曲,又是一掌拍出,低沉的掌力呼啸,厅中的空气都噼啪作响,此一掌力比起刚才那一招更为凌厉,而且后劲绵绵,精微奥妙到极点。

    啪啪,两声闷响几乎同时响起,郭靖和裘千仞竟是双双中招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冲天而起,哗啦一声倒在了大厅门边,委顿在地,呼吸急促,众人见此,好生诧异,只因这跌倒在地的竟然会是裘千仞这个前辈高手。

    郭靖反而是身子晃了晃就稳定下来,摸摸自家胸口,一副惊yà 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因这一招出手,郭靖就打算和这裘千仞拼了,谁知中了一掌之后才发现,那所谓的前辈高手的掌力虽然打中了自己,可力道却稀松平常的很,胸口微微一闷,呼吸吐纳几口,便完全如初,一点伤势都没有,这如何不让他惊yà 。

    “靖儿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江南七怪面色焦急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几位师傅,弟子没事,这位裘前辈不动手还罢了,可一动手算是露了底细,原来他的功夫平常的紧,弟子被他打了一掌,竟是一点事情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郭靖也有点不可思议,不过他这人对武功最是敏感,已经知道眼前这个高手功夫差劲的很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,这便好了,靖儿你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江南七怪这才松了一口气,他们还真怕郭靖伤在裘千仞的掌下。

    郭靖是没事了,可裘千仞就惨了,以郭靖此时的功力,加上降龙十八掌这等天xià 第一刚猛的神功,吃了一掌之下胸口剧痛,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面色青白变化,心头暗叫一声不妙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裘千仞见势不妙,就想要遁走。

    可他刚走了一步,就觉得脖子后面冷森森的,缓缓地转过头来,差点没吓的惊叫起来,只见双目暗淡的黑衣女子,气息阴森,此时那洁白如玉的手掌就捏在了自家脖子之上,冰冷的手掌完全不似血肉之躯,没有丝毫温度,倒像是金铁般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,这是黑风双煞,梅超风!”

    现身归云庄上的裘千仞功夫虽然不行,可一身见识还是有的,眼前这女子的模yàng ,加上他脖子处的冰冷手爪,让他想到了江湖上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zì ,梅超风!

    激灵灵地打个寒颤,裘千仞便一动不动了,生怕自己轻举妄动会招来杀生之祸,梅超风此人和等凶残狠辣,整个江湖上都有公论,裘千仞自是不敢尝试她的手段。

    梅超风一手提着裘千仞,脚下飘飘,便进了大厅之内。

    她双目已盲,可一双耳力却是冠绝天xià ,凝神细听,便把大厅中的情况弄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陆师弟,你好手段,找了这么多人来,就是为了要对付我的吗?”

    梅超风似哭似笑的声音别有一种诡异的韵味,让人听了头皮发麻,此刻一开口,便吸引了众人的注yì 。

    江南七怪一见梅超风,就很是不自在,他们只见可谓有着深仇大恨,陈玄风死在了他们手上,同样张阿生也死在了梅超风夫妇的手上,只是这一点,就不能泰然处之,虽说当初中都之时,有太元插手,算是化解了他们之间的恩怨,可这等血海深仇,又岂是三言两语便化解的,此时相见,他们虽不至于打起来,可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陆乘风面色一苦,眼神复杂地看着梅超风,似怀念似怨恨似悲凉,神色变化不定,听的梅超风的说法,他叹了口气道:“梅师姐,一别十多年,咱们最终还是相见了,今日你我之间的恩怨,正好可以来个了断了,陈师兄呢,让他出来吧,总不至于自家师兄弟动手,还想着暗算偷袭吧?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,陆师弟,你难道没看出来我是一个人到来的吗,你陈师兄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,连我这一对招子都瞎了!”

    梅超风语气愈发苍凉,“只因当年你陆师弟率人四处追杀我们夫妇,逼不得已之下,这才远走大漠,谁知到头来,你陈师兄还是死在了大漠荒山之上,这下你该如意了吧?对付我这么一个瞎子,你的把握当是大为增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梅师姐,你说陈师哥死了?这怎么可能,仇家是谁?咱们到底也是同出一门,师兄之仇不可不报,你我的恩怨暂且搁置,且为师兄报仇之后,咱们再分生死!”

    陆乘风闻听陈玄风已死,一时间气息凌乱,又是惊喜,又是愤怒,惊喜的是少了陈玄风这个高手,自己抵挡梅超风一人还是很有机huì 的,愤怒的是陈玄风到底和他同出一门,就这么被人杀死,终究是一笔大仇,左右衡量之下,他还是做出了决定,不论他们师兄弟之间有何恩怨,却是不能被外人欺负在头上,终究要先给陈玄风报仇雪恨才是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贼汉子的仇自有我来料理,今日前来,只为咱们二人的恩怨,不涉其他。"

    梅超风叹息一声,却是拒绝了,她和江南七怪之间的恩仇,已经告一段落,此时自然不会再提。

    陆乘风愕然,虽有不解,却也无话可说,既然他的好意被人拒绝,那也就只好不再多提。

    “也好,师弟这便领教师姐的九阴白骨爪,请吧!”

    陆乘风梅超风二人之间,气氛僵硬,厮杀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忽然一声嗤笑响起,“哈哈,自己的师傅都被人杀死了,两个徒弟还在这窝里斗,真是好笑,好笑啊!”

    裘千仞在一旁冷笑,顿时便让梅超风和陆乘风之间酝酿的杀机煞气消散一空,同时转头,“你说什么?我恩师被人杀了?这怎么可能,他老人家神功盖世,普天之下,何人能够杀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陆乘风神色激动,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下来,尖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恩师学究天人,一身盖世神通,又有何人能够动得了他?你这老匹夫休要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桃花岛主虽然厉害,可也算不得天xià 第一,有人杀得了他,又有什么奇怪的?”

    裘千仞不以为意,嘴角一扯,说不尽的嘲讽之色。

    而正当他大言不惭之时,大厅之外不远处,黄药师和太元正静静地看着这番变化。

    “黄岛主,你还不出手吗?此人一手编瞎话的本事可当真了得啊。”太元轻轻一笑,对面前的青袍人说道,说话间,那裘千仞正在大吹法螺,如何听闻消息,全真七子如何以天罡北斗阵生生困死了黄药师,一板一眼,煞有介事,好似亲眼所见一般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“哼,此人不也污蔑了你全真派吗?小道士为何不出手?”

    黄药师轻哼一声,丁点不落下风,直接把皮球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也是在归云庄内相遇的,于是便一道前来看热闹,二人都不是多话之人,此时见那裘千仞吹得牛皮实在太大了,才开口说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嗯,黄岛主所言甚是,此人若只是单纯的污蔑我全真教,那也算不得什么,可他却沦为金国异族的走狗,这边让贫道不能不管了,煌煌汉人,如此没了脊梁,那他活着还有何用。”

    太元也没有反驳,直接点头,话音一落,一步跨出,悄无声息地便从房檐之上窜了下去,几步过后,便突然进了大厅之中。

    啪,一巴掌轻轻地拍在了那正在大吹法螺的裘千仞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一介卖主求荣之辈,还在这里巧舌如簧吗?”

    太元的语气虽轻,可却带着一股漠然无情的味道,让人心头发冷,裘千仞一个哆嗦,艰难地转过头来,就看见自己身后站了一个少年道人,正目光平淡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


 ...  

这篇小说不错 推荐
先看到这里 书签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本页为小说求道武侠世界最新章节正文 第二十九章 归云庄上起波澜内容正文页面,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求道武侠世界
小说迷网所收录的小说求道武侠世界,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Copyright © 2013 小说迷 做最有优秀的无弹窗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