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八十六章 向晚箫声咽重楼



    曦之在安宁郡王府陪了卿之七八,直到她完全康复了,这才回林府。将这边的情况详细地讲给祖母和大娘两个,听到卿之在那里过得很好,孩子也一点儿问题没有,两人便放心了。曦之自然明白她们的心思,尤其是大娘,青春守寡膝下只此一女,如今嫁了出去,心里肯定是有着百般的牵挂,但又不能时时去探望她,能多知道一些她的消息,当然高兴了。

    日子又恢复了常态,只是比以前多了不少应酬。但曦之心里却多了一桩心事,自从听大姐姐了自己出生时的事情以后,她便明白了母亲对自己的逃避,如今她入江湖替皇上办事,本就艰险无比,若是心里头再装着负担,便更不开心了。可是她并不知道如何跟母亲联系。每次都是奶娘主动托人送信过来,自己再托来人带信回去,却无法主动的找到她们。

    以前芙殇姐姐在的时候,还能通过她想想办法,可如今反而多了碧纹和碧络两个看着,要想做点什么却是一筹莫展,真真是愁煞人也。

    这日黄昏,曦之又在琢磨此事,心中一阵烦闷。便取了自己的青玉萧来,对着满庭黄叶轻轻吹着。时节正是初冬,即使是林府后花园,也是满目萧条,西风瑟瑟,更增了几分凄清之感。但听得箫声呜呜咽咽,直吹得人愁肠百结。

    正郁郁间,忽听得远处传来清越的竹笛声,高亢明亮,如龙吟凤啼,使得人闻之精神一振。曦之心中大喜过望,虽然这首曲子从未听过,但从熟悉的技巧中,她马上便分辨出来,这是寒离。

    此时身边有人,也不好表现出来,便暂时按下雀跃的心,唇边箫声一变,不再是伤感低沉,曲风变得明快起来。

    笛声清脆,箫音柔婉,竟然配合得妙到毫颠,一丝一毫的违和感也没有,仿佛这首曲子两人已经合奏过无数遍一样。就连不懂音律的碧纹和碧络都听得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一曲既罢,余音袅袅,曦之灵机一动,再次捧起玉箫吹奏起来。曲声中透出点点焦虑不安,更透出委婉的求助之意。曦之相信,以寒离和自己的默契,他一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。

    这晚上曦之推有些疲倦,早早地就睡下了,并吩咐丫头们不要来打扰。就连春痕,她都打发到外面的隔间里头去了。

    满心欢喜地等了半夜,却一直不见寒离的影子,曦之心里头不由得有些忐忑不安,他不可能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。到底是没时间来,还是不愿意来呢?……

    怀着满腹的心事,曦之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,这一夜睡得极不踏实,似乎做了一晚上的梦,光怪陆离稀奇古怪的,醒来却什么也不记得了。只是觉得头有些疼,好像有点没睡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早上梳洗时,细心的春痕见她脸色略微有些苍白,人也有点魂不守舍的,联想到昨晚她嚷嚷疲倦,就怀疑她病了,关心地询问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看看。

    曦之正有些没心思去上课,心里比之前些日子更加烦闷了,再也确实不太舒服,便顺水推舟地点头应允了。林老夫人听她身体不适,很是紧张,派人来特地探望了一番,又嘱咐好好休息几,就不用过去请安了。

    一时大夫来瞧过了,也只是她略感风寒,再兼忧思缠绵所致的萎靡不振,开了几副散发的药剂,让放宽心静养几日便可以了。才煎过药躺下,林老夫人那边听她没有吃早点,又赶着让晴云送了一盅上好的燕窝来,亲眼看着她喝下去了,这才笑吟吟地离开。

    “姐,你瞧老夫人多关心你,以前二姐是在她老人家身边长大的,我看也没有你这么受宠爱。”莹月一边服侍她躺下,一边眉开眼笑地讨好道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莹月是无心,但这话听在曦之耳朵里,却是格外刺耳,祖母的确是很疼爱她,但如今这份疼爱在她眼里,已经掺杂了许多其他的东西,早就变质了。

    因此曦之只是冷淡地点点头,便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了。莹月只以为她是不舒服,并没有觉得受到了冷遇,轻轻地替她盖好被子,便退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床上躺了半,断断续续地睡了一会儿,曦之便感觉好多了。本来她的身子一向就很好,再加上修炼了芙殇传授的心法之后,更是身轻体健,所以这点毛病去得很快。

    下午看了会儿闲书,偶尔发发呆,看着窗外的黄叶飘零,倒也别有一番闲适之感,心里竟然慢慢平静下来。母亲的智慧非常人可比,自己更是望尘莫及,这样的人如果钻进了死胡同,不是旁人可以劝解开的,必须要她自己想通了才能放下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曦之又振作起来,她相信母亲最大的愧疚,便是担心自己从此步入了水深火热之中,只要自己过得好,过得快乐,她也就会慢慢释然了。所以从今往后,一定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消沉,无论身处何种境地,都要努力过得好一些,这样才不辜负了爱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到晚上曦之特地梳洗了一番,去给祖母请了个安,表示自己已经没什么事情了,让她老人家放心。在那里稍稍闲聊了几句,便回房休息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她睡得很平静,可不知道是不是白睡多了,凌晨时分便醒来了,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,却突然发现窗子前面站着个人,登时吓得清醒过来,下意识地张嘴准备叫人时,却恍惚间觉得这个人影似乎很熟悉,便及时将已经到喉咙口的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着清冷的月光,曦之终于认出来,那个颀长的身影正是寒离。见她醒来,便向她做了个手势,推开窗子,如一缕烟雾般无声无息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曦之赶忙抓了件外套胡乱地穿上,顺手又拿了间大氅披上,便随后翻出了窗外。尽管自己已经很努力地学习轻功了,跳个窗子虽然不在话下,可曦之想想刚才寒离犹如鬼魅般的身法,不由得沮丧地发现,恐怕自己再练个几十年,也是望尘莫及吧。

    见她出来,寒离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,带着她在花园中穿梭,偌大的相府守卫森严,但此刻却如同在无人的狂野中一般,完全是悠然自在,令得曦之心中暗暗称羡不已。

    很快曦之便发现自己已经出了林府,身处一间显然无人居住的院落之中,不由得惊奇地四处张望,明明没有开过这里,却莫名的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情?”寒离推开其中一扇门,就着月光走到桌前,点燃了一盏带罩子的油灯,然后回头看着她,语气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曦之原来是想托他给母亲送信,但现在她已经想通了,不打算再强行干涉这件事情,何况原以为他不会来了。此时也不好跟他细原委,只得含笑道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情,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下芙殇姐姐的情况,她回去以后就没了音讯,我很想念她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问芙殇啊~”寒离唇角微微一勾,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:“她现在很好,如今我忙着外面的事情,无暇顾及云隐山庄,都是她在替我打理,倒是很有大师姐的风范呢。”

    以前芙殇总是在京城里过得不开心,怀念在云隐山庄的日子,如今得尝所愿,想来一定是快乐的了。其实曦之也知道,她们两个人原本就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,偶然的遇到一起,接下一段缘分,这一别,恐怕今生再无相见之期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相信芙殇姐姐现在一定过得很开心了。”曦之微微一笑,走到桌前坐下,看着寒离问道:“那你知道我娘的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自从山大会之后,禹师叔便从江湖上消失了,行踪成迷。不过我知道她肯定和我师傅他们在一起,所以你不用担心她的安危。”寒离一双明澈的眼睛看定她,让曦之莫名的感到信任。

    曦之记得之前自己过生日的时候,寒离曾经过,如果山大会成功的话,母亲很快就能完成皇上的秘密任务,如今看来恐怕事情并不顺利吧。

    看到曦之蹙起的眉尖,寒离却瞬间明白了她的疑惑,接着解释道:“这次山大会出了一些状况,结果与禹师叔预期的有些出入,这其中的事情一两句话也不清楚,总之就是禹师叔只怕还要一些日子才能回去复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两人交往不多,但不知为何,他们之间就是有一种老朋友才有的默契,总是能轻易地看到对方的情绪。曾听芙殇过,寒离素来寡言少语,很难与人沟通,但曦之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,反而觉得他是个至诚至性之人。

    朝他感激地一笑,曦之便不再追问母亲的事情了。她也知道,江湖中那些事情错综复杂,并不是她这么个闺阁女子能弄明白的,就是问了也是白搭。而且她所关心的只是自己的亲人而已,江湖与她又有何干系?

    两人默默无言地坐了一会儿,寒离看看窗外,已经微微透出一丝晨曦,便站起来再次携住曦之的手,淡淡道:“我送你回去吧,短时间内我都在京城里,如果有事找我,就吹一曲《春江花月夜》吧。”

    本書源自看書王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

 ...  

这篇小说不错 推荐
先看到这里 书签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本页为小说醉枕江山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 向晚箫声咽重楼内容正文页面,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醉枕江山
小说迷网所收录的小说醉枕江山,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Copyright © 2013 小说迷 做最有优秀的无弹窗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