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六十章 夜探



    [小说迷 拒绝弹窗 畅快阅读 www.xiaoshuomi.com]当夜色降临大地的时候,一道道坊门陆续关闭,除了不时巡弋于街头的武侯,再看不见一个行人。

    修文坊里有一些人家依旧是华灯高照,东南角的方员外家,正在宴请远方来的贵客,西北角有一座妓坊,丝竹歌乐,在夜色中袅袅地飘荡着靡靡之音。

    杨帆的小屋里,一灯如豆,静谧到了极点。一只老鼠从墙角探头探脑了一番,似乎也因为这种异常的静谧而有些不安,它吱吱地叫了两声,最终放弃了打算,返身钻回了墙洞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照在杨帆身上,杨帆跪坐于地,一身利落的短打衣裳。

    鸟巢上的包袱已被他取回来,此刻就解开了摊在几案上,杨帆拈出一口锋利的短刀,用指肚试了试锋利的刀刃,插进腰间最易拔出的位置,然后又取出一口小剑,轻轻插进绑腿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又拿出一张面具,那张面具青面、赤眉,两只雪白的獠牙,在夜色下看来异常可怖。那是在街头随处都可以买到的驱傩面具,杨帆把面具轻轻放在膝上,挥掌熄了烛火,闭上双眼,静静地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梆!梆梆!”

    敲更的梆子声从远处隐隐传来,杨帆的思绪在血色中激荡:满山满谷奔跑逃命的人群,猎人般追逐捕杀着他们的箭矢和刀锋,一具具倒下的尸体,男人、女人、老人、孩子……,一个凹目鹰鼻的青袍文官勒马伫于高坡,冷酷地喝令:“杀!杀光!一个也不许放过!”

    杨帆的身子猛地震动了一下,双眼蓦地张开,昏暗的室内仿佛倏然闪过两道电芒,然后那精芒又渐渐敛去,变得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上乘武道,修的不仅仅是身体,还有心性。他的心性,已比大多数同龄人沉稳、凝重。

    “以谋为上,先谋而后动!”这是幼年时父亲教他文韬武略时曾经为他讲解过的一句话,那时这句话完全被他当成了耳旁风,可不知怎地,现在却常常能够想起。

    又过了许久,杨帆把面具轻轻扣在脸上,他就变成了一只青面镣牙的厉鬼。

    杨帆缓缓站起,幽灵似的闪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一间古朴典雅的书房。

    两侧书架上放着一些古玩器具,还有一些文史典籍。

    墙下,一张曲足卷耳几案,案上摆着一盏罩纱灯,纸墨笔砚和一摞卷宗。

    案后盘膝坐着刑部司刑郎中杨明笙,他背后有一扇巨大的字屏,上面龙飞凤舞,书写着一行行墨迹淋漓的大字:

    “汉家自有制度,本以霸王道杂之,奈何纯任德教,用周政乎!且俗儒不达时宜,好是古非今,使人眩于名实,不知所守,何足委任!故用国者,义立而王,信立而霸,上可以王,下可以霸,以霸道辅王道……”

    杨明笙轻轻呷了一口茶,翻过一页卷宗,继续认真地看下去。

    茶汤并不清亮,因为这茶里面加了盐、花椒、姜、大枣、奶酪等调味品,大杂烩地一锅炖出来的汤,那味道以现代人的口味来说实在是不怎么样,不过这时候的茶道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此时茶在大唐的上流社会还不是一种流行的饮料,除了巴蜀一带的百姓,只有和尚道士这些出家人喜欢喝茶。蜀人是最早以茶为饮料的,味觉发达的四川人民早在西汉时期就开始喝茶,但这习惯仅限于当地人,杨明笙是蜀人,所以有这个洛阳还不流行的习惯。

    杨明笙将这一页卷宗看完,端起杯子轻轻呷了一口茶,把青釉白花的茶杯轻轻推到一边,微微眯起那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,看着面前那份合拢的卷宗,捋着胡须,陷入悠悠的沉思当中。

    这时,一条人影鬼魅般地翻进了杨郎中家的院子。

    杨郎中家的宅院富丽堂皇,占地数亩,但是在夜间同样静寂一片,府中各处地方只在一些廊苑转折处挂着灯笼,灯笼在晚风中轻轻地摇动着,发出黯淡的光。

    这时候许多大户人家建造住宅还没有一定之规,他们会依据不同的地势地理,或者依照主人不同的兴趣爱好来建造房屋,因此房舍的建筑格局不尽相同,无法轻易地根据经验来判断主人的起居之处在哪里。

    而且杨帆自幼远赴海外,对中原大户人家的豪宅格局更是不甚了然,但他有耐心,潜入杨宅之后,杨帆并没有急于行动,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虽然与坊中的十字大街只有一墙之隔,可这杨宅里面他还从未来过,他先熟悉了一下院中的景致和布局,这才矮了身形向后宅里摸去。

    忽然,他在一丛花树后停下了,他敏锐地发现廊角有一盏灯,灯下有一只大黑狗正懒洋洋地趴伏着。杨帆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,杨家养有恶犬,这却是个麻烦。

    狗的嗅觉和听觉远比人类敏感,隔着很远就能察觉到陌生人的闯入,如果被它汪汪地叫上几声,引起护院人守夜人的注意,那就大为不妙了。

    杨帆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一些,隔得还远,那只黑狗便忽地抬头,左右看看,警觉地嗅了嗅鼻子,似乎察觉了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杨帆立即站住,没有再往前走,他本想弄死这只守夜犬,但是刚想行动,心中忽又一动,倏地想到一个问题:“杨明笙是刑部司刑郎中,主管刑狱诉讼,位高权重,他的府中防范不可能过于松懈。此处既有守夜犬,可有守夜人么?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花小钱站在桂花树下,已经站了很久。

    夜风有些凉,他裹紧了披风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满树桂花,甜香四溢,嗅起来颇为提神。

    花小钱是个合格的守夜人,他选的位置很好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在院落的一角,能够看见整个中庭,任何物体移动都难逃他的眼睛,而不管从哪个方向进来人,都不容易发现站在树下身着斑斓彩衣,与树皮几乎同色的守夜人。背靠大树,他又不用担心会有人从背后偷袭。

    街上传来隐隐的梆子声,花小钱侧耳听了一下,快三更了,再有半个时辰就该换班了,他已经站了很久,脚已有些酸乏。他想跃到桂花树上去,坐在横生的枝干上歇一下,再熬过半个时辰,他就可以回去好好睡上一觉了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一些桂花瓣从树上袅袅地落下,花小钱松开握住刀柄的手,双膝一曲,便纵身跃起。

    花小钱每隔一晚值夜一次,每次值夜两个时辰,他选的位置永远是这里,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都会跃上这棵桂树歇憩一下,所以他对这棵桂树已了如指掌,他根本不用抬头,就能清楚地知道这棵桂树的样子,知道那里有一根横枝,能够承担他的重量,坐在那里还很舒服。

    花小钱的身手不错,一个旱地拔葱,就跃起一丈来高,然后他就伸出手去,手伸出去应该正好碰到一根横枝,只消伸手一攀,便可引体向上,腰肢一扭,就正好坐在枝干上,背倚大树,嗅着花香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有些意外,他的身子刚刚跃起,便感觉肩头一沉,嘴被人紧紧掩住,准备攀抓树枝的那只手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紧紧扼住,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拗向他的背后,稍一用力就会痛楚难当。

    他重新落回地面,背后已经多了一个人,月光从他背后照过来,地上出现了一双人影。

    “噤声!如果你不想死!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,花小钱只稍稍一动,就知道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,连忙点头示意自己愿意合作。

    掩在口上的手稍稍松了一下,迅速滑到了他的喉间,花小钱的喉咙被紧紧扼住,指上传来的劲道非常大,他很清楚,只要自己高呼一声,那只手就能立刻捏碎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老丈何人,可知这里是刑部司法司杨郎中的府邸?”

    花小钱立即亮出了自家主人的身份,他希望对方是个神偷大盗一类的人物,一时不明这座府邸主人的身份底细误闯进来。

    贼不与官斗,不厌麻烦与官府作对的贼毕竟还是少数,而杨郎中是执掌司法刑狱的官员,大盗窃贼们更加不愿意与他打交道。

    可惜他失望了,苍老低沉的声音沙哑地道:“老夫正是为杨明笙而来!”

    p:诸友早晨,求推荐票!

    c!~![小说迷 无弹窗高品质阅读 欢迎收藏推荐 www.xiaoshuomi.com]

 ...  

这篇小说不错 推荐
先看到这里 书签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本页为小说醉枕江山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 夜探内容正文页面,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醉枕江山
小说迷网所收录的小说醉枕江山,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Copyright © 2013 小说迷 做最有优秀的无弹窗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