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五十四章 醉人间



    [小说迷 拒绝弹窗 畅快阅读 www.xiaoshuomi.com]“夏侯樱”轻蔑地瞟了他们一眼,拍拍那头猎豹的脑袋,挽起柳君璠的手臂,娇声道:“柳郎,我们走!”

    柳君璠仿佛中了魔咒一般,脑袋迷迷糊糊,脚步腾云驾雾,随着“夏侯樱”一路走去,身后姚夫人那恶毒的咒骂声他是一个字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姚夫人的母亲是太平公主的乳母,但夏侯姑娘可是西域豪门世家,太平公主会为了她乳母女儿的一个情夫,与西域豪门交恶么?

    太平公主无疑是天后最宠爱的女儿,可是还从不曾听说在涉及政务的方面她会插手干预。再说,柳君璠跟了姚夫人那么久,可是清楚地知道,她那位给太平公主当过乳母的老娘,在太平公主面前未必如何的受宠。

    毕竟,太平公主已经成年,早就嫁人生子,她幼时的一位乳母……,嘿!也只好拉大旗作虎皮,蒙一蒙外面的人。

    姚夫人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时,“夏侯樱”一行人已傲然离开,原地只留下几个在那儿拆卸帐围子的下人。

    姚夫人自然不能自降身份,去跟一些贱仆下人耀武扬威,她正羞恼万分,无处发泄的当口儿,那只猞猁“呜呜呜……”地哀鸣着跑了回来,有条腿一瘸一拐的,跳到姚夫人身边,便贴着她的身子,仰起脸来,可怜巴巴地望着她,呜呜地做哀求状。

    姚夫人一瞧,她的小贝仍旧蜷缩着一条前腿,好像是被人打伤了,顺着猞猁逃来的方向看去,只见一个锦袍大汉正提着棍子走向那处帐围子,那里正是另一些赏秋观景的游人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原来这只猞猁惊恐之下一溜烟地逃去,直接窜向了那处帐围子,太平公主府上的护卫恐它抓伤了主人,一棒子就把它揍了回来。

    姚夫人勃然大怒,她快气疯了,今儿真是事事不顺,她气势汹汹地冲向那边帐围子,隔着老远就尖声大叫道:“是哪个混帐东西打伤了本夫人的猞猁,给我站出来!”

    一个襕袍大汉应声而出,挺身站立,高声道:“就是某打了你家的小畜牲,你待怎样!”

    姚夫人“卟嗵”一声就跪了下去,以额触地,颤声说道:“奴婢不知公主在此,冒犯了公主殿下,恕罪、恕罪!”

    原来她目光一扫,正要向主人发难,却赫然看清了太平公主的模样,去年太平公主23岁诞生辰时,她曾有幸随母亲去过一次公主府,为太平公主祝寿,见过一次太平公主的真容,这等叫她巴结了半辈子的贵人,见过一次之后哪里还能忘得了?

    太平公主倒是有些诧异,仔细看了看,对她全无印象,不禁纳罕地问道:“你认得我?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姚夫人战战兢兢地答道:“奴婢是韩氏之女姚芸儿,去年曾随阿母赴公主府为殿下拜寿,有幸蒙公主召见,谒见公主玉颜。”

    “韩氏之女……姚芸儿?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侧着头想了想,忽然露出恍然之色,点点头道:“嗯!我记起来了,原来是你,方才……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姚夫人吞吞吐吐,哪敢回答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见她吱吱唔唔的样子,联想到方才所见的那幕情景,已约略猜出了一些,神色便冷下来,缓缓说道:“你夫婿是朝廷的几品命官,你敢自称夫人?”

    夫人这个词,在当时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自称的,正五品以上的朝廷命官妻子,才可以称夫人,姚芸儿的丈夫何曾当过官儿?

    被太平公主这么一问,姚芸儿更加惶恐,颤声道:“是,是是,奴婢狂妄,奴婢……有罪!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哼了一声道:“本宫记得,你阿母说过,你的丈夫已过世很久了,现如今你仍孀居在家么?”

    姚芸儿伏地道:“有劳公主殿下垂询,奴婢的夫婿已过世多年,婢子一直……一直孀居在家的。”

    太平公主淡淡地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赶紧找个人嫁了吧,省得在外面惹事生非。”

    姚夫人面红耳赤,唯唯喏喏,不敢作声。

    太平公主冷冷地摆了摆手,姚夫人这才如释重负,慌忙拜了三拜,起身急急退下。

    等她余悸未消地回到自己扎帐之处,只见夏侯一行人早已不知去向,他们原先扎帐之处,就像狗啃过的骨头,已然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姚夫人先在“夏侯樱”面前吃了瘪,迁怒于旁人时偏又撞见了太平公主,在女伴面前是丢尽了脸面,一时间羞愧不已,哪还有心继续游山玩水,当即草草收拾了行帐,灰溜溜地回了永康坊。

    姚夫人回到永康坊后先不回自己的家,怒气冲冲地便去了柳君璠的宅院。

    柳君璠的父亲原本是洛阳府的一个小吏,在武后把洛阳当成整个大唐的施政中心以前,就已在此置办了宅院,那时节洛阳的房产比这时要便宜许多,因此置下的宅院倒也不小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父母辞世,家道中落,在没有攀上姚氏夫人这条大腿之前,柳君璠坐吃山空,能典当的都典当了,以致家里现在就只剩下那么一个空壳子。

    姚夫人怒气冲冲地闯进柳君璠的家,在堂上坐了许久,依旧不见他回来,心中怒火更炽,便指使家奴把柳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砸了个稀烂,这才稍稍泄了怒意,恨恨地回府去了。

    柳君璠此时却在“夏侯樱”的居处。

    “夏侯樱”租住的这幢宅院府门是冲着大街开的,而不是开在坊里面,柳君璠是个有眼力的,一看就知道这是朝廷三品以上官员的宅第,因为三品以下官员的宅子,府门是不可能直接面对大街开的。

    夏侯樱向他略作解说,这里果然是一位尚书的宅第。当时在京官员,多在京里建有宅第,等他们致仕还乡,或者外放地方为官的时候,宅第空置,便会转租出去。又或者家里宅子太多,空闲的宅子也会租住与客人。

    唐初时候京城里的高官权贵大多都会这么做,因为当时客栈业尚不发达,外地来京长住的有身份的客人,住那简陋的客栈不方便,便专门租住达官贵人家里多余的房产,当然,越是豪绰的客人,租住的宅第也就越大,档次越高。

    经过“金钗醉”千金买酒,洛水河畔豪奴比斗,还有那只唯有第一等的贵人府邸才会豢养的宠物豹子,柳君璠已毫不怀疑“夏侯樱”的身份,如今又见她租住的豪宅如此阔绰尊贵,尽管只是临时租住,府中竟也雇了许多奴仆下人,日费不止千金,对她的身份更是毫无疑虑了。

    柳君璠随着“夏侯樱”下了轻车,一进府去,便有俏丽的侍女款款相迎,到了院中,只见重门叠户,几曲画廊也幽深曲折,及至到了后宅登堂入室,就见珠帘低垂,坐屏肃立,房中陈设,莫不豪华。

    夏侯姑娘入内更换衣裳,再出来时,锦袍炫目,明珠步摇,雍容妩媚,视之如天上仙子。夏侯樱吩咐下人置酒宴款待郎君,只一声吩咐,片刻功夫,水陆八珍便一一罗列,又有美婢数行,歌舞助兴。

    柳君璠何曾见过这等排场,美人在侧,倾意温存,百媚舞女,宛转歌喉,不知不觉间便醺醺然了。醉眼惺松时,隐约听见夏侯姑娘情深款款地在他耳边倾诉,说等父兄从扬州回来,便禀明父亲,与他成就姻缘,双宿双飞。

    柳君璠色授魂消,没口子地答应,及至喝得酩酊大醉,便被俏婢扶下去,就在尚书府的客房歇息了。

    等他一觉醒来,已是次日上午,日上三竿,柳君璠睁开双眼,就见锦幄如烟,稍一呼吸,便是一股香气扑鼻而来,伸手触去,床上丝帛柔滑如脂,唯一所憾者,就是缺了一个裸裎美人依偎于侧。

    否则,此间便是天堂了。

    p:千万登录后再点击正文喔亲!诚求推荐票,投光推荐,**睡眠吧!这可是一级睡眠,有助休息。

    推荐一本书,书号2507797,《民国枭雄》,无需多说,断刃天涯的书,质量保证,敬请品鉴![小说迷 无弹窗高品质阅读 欢迎收藏推荐 www.xiaoshuomi.com]

 ...  

这篇小说不错 推荐
先看到这里 书签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本页为小说醉枕江山最新章节 第五十四章 醉人间内容正文页面,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醉枕江山
小说迷网所收录的小说醉枕江山,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Copyright © 2013 小说迷 做最有优秀的无弹窗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