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二十三章 我有个秘密



    [小说迷 拒绝弹窗 畅快阅读 www.xiaoshuomi.com]杨帆已经来过几次,查阅了许多永朔二年的公函,目前还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,却知道了许多并不为民间所熟知的其它消息,比如梅花内卫的一些资料,就是从这儿得到的。

    这里存放的都是旧公函,平时根本无人登楼,室中不管是书架还是公文,上面都落了厚厚的一层灰。杨帆在墙角摸出以前留下的蜡烛和火石,转到几层书架之后,打着火石,点起蜡烛,放到了公文架上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被一层层书架挡住,外边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杨帆找到上次做了记号的地方,抽出一份公函,仔细地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永淳二年,**骨咄禄重建汗国,汗国甫立,即扰定州,霍王李元轨击退之……”

    专注地看完全文,杨帆轻轻摇头,将它放了回去,依次又拿出下一份:“骨咄禄扰妫州,围单于都护府,杀司马张行师。胜州都督王立本、夏州都督李崇义分道救之……”

    “骨咄禄扰蔚州,杀刺史李思俭,俘丰州都督崔智辩……”

    “骨咄禄掠岚州,偏将杨玄基击走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年,突厥王骨咄禄无异是一个重要的主角,如许之多的兵部案牍全是关于他的,杨帆眉头紧锁,却不敢跳跃着抽检,他之所为,本就是剥丝抽茧的耐心活儿,容不得一点马虎,焉知这个题目下,没有与他想要找的东西有关的线索呢。

    一份份看完,他又拿出一份,这一份却是关于大唐名将薛仁贵身故,兵部奏请抚恤追赐的。仔细看完全文,放回去,又拿出一份,杨帆一份份认真地阅读着,也不知道又看了多少份,当他再拿出一份时,写的却是武后将废太子李贤迁禁巴州的消息,仔细浏览一下,一行刺目的字迹赫然跃入眼帘:

    “着龙武军派兵押送。”

    杨帆的心急跳起来,迄今为止,他已查阅了不下三百份公函,这是唯一一份提到龙武军出京消息的。可巴州在蜀中,他要查的那群人却是出现岭南韶州,着实的南辕北辙,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么?

    杨帆凝眸思索良久,将这一页公文小心地撕下来揣进了怀中,天色已经太晚了,他今晚只能查到这里,否则天光一亮,他就无法安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杨帆将公函案牍一一归位,吹熄蜡烛,塞回原来掩藏的地方,悄然离开了兵部库房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清晨,吱呀一声,后门儿开了,天爱奴大大方方地走进来,杨帆已经起身,两个人互相看着,杨帆的衣裳依旧皱皱巴巴的,而天爱奴的衣裳却很整洁,甚至连衣角儿都没卷起一丝褶皱。

    杨帆绝不相信仅有一套衣裳的她,晚上敢脱光了睡觉,所以对她如何将衣服保持的如此整洁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“早,要不要刷牙?”

    这是杨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招待客人的东西,天爱奴想起那被杨帆吹捧不已的掉毛牙刷,眸中不禁微微露出一丝好笑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给!”

    杨帆顺手递过一枝崭新的牙刷子,两个人依旧走到院子里,在晨曦下,在钟鼓声中,呸呸地刷着牙,这种在一起的感觉很是奇妙,但是杨帆说不出来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等他们刷净了牙齿,牙刷子也就报废了,牙刷子稍稍有些粗糙,以致牙龈有些出血,杨帆漱了漱口,咧开一嘴白得耀眼的牙齿,微笑道:“我去开坊门,顺便给你带碗面片儿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杨帆点点头,转身朝外走。

    “嗳!”

    杨帆回头,就见天爱奴俏生生地立在阳光下,似笑非笑地道:“昨夜赢了么?”

    “啥?哦!呃……”

    杨帆干笑起来,天爱奴摇摇头,扬手掷出一件东西,空中划过一道弧形的金光,杨帆伸手一抄,入手竟是一支金钗。抬眼再看天爱奴,她已翩然回屋去了,杨帆吁了口气,打开院门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~~啊~~~啊~~~”

    杨帆和马桥张着大嘴同时打哈欠,坊门一开,他们就被急于出坊的人冲撞的东倒西歪。等二人站定身子,互相看看,异口同声地道:“你怎么跟没睡醒似的?”然后同时又打个大哈欠,异口同声地道:“昨夜天凉,没有睡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同时怔了怔,杨帆心虚地道:“我去吃面,要不要一起?”

    马桥心虚地道:“不了,我还是回家陪阿母一块儿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自走出三步,又不约而同地站住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杨帆道:“桥哥儿,我下午出去一趟,坊里若有差使,你帮着应付一下。”

    马桥奇道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杨帆道:“家里被褥叫耗子咬的全是洞,我琢磨着去买套新的。”

    马桥道:“不巧,我也要出去,前些天阿母做了些牙刷子,托南市几家卖杂货的掌柜帮忙售卖,我今儿去瞧瞧卖的怎么样了,把货款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马桥挠了挠头,道:“既然如此,咱们一起去吧。反正坊里平时也没什么大事,我跟冯武侯说一声,叫他帮忙照应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。”

    杨帆硬着头皮答应下来,心下却有些踌躇,他一个光棍汉,突然开始购置布匹柴米,必会惹得马桥追问缘由,可是又不便拒绝同行,只能见招拆招了。

    到了面片儿摊前,杨帆又叫了两碗汤面,江旭宁奇怪地道:“小帆,你这两天怎么这么能吃啊?”

    杨帆怕她起疑,灵机一动,便把昨日对苏坊正扯过的谎又对她说了一遍,只说马桥胃寒,要吃些汤面暖暖肚子。江旭宁担心地道:“他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还这么不知道照顾自己,严重么?要不要请个医士瞧瞧,可别有啥毛病给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杨帆道:“嗨,你不用担心,就他那身子,壮得跟牛似的。下午他还要跟我一块儿去逛南市呢,你说他能有啥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下午要去南市?”

    面片儿雀跃道:“太好了,我下午正想去南市瞧瞧,买些首饰头面,那咱们就一块儿去吧。”

    杨帆一听,不由叫苦不迭,当真是做人莫说谎,只要扯出一个谎来,就得用无数的谎去遮掩它。江旭宁和马六儿青梅竹马,自幼的朋友,若是同去,路上少不得便要问起马桥的胃病,说不得,一会儿得先去马桥家里嘱咐一声,免得他在宁姊面前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杨帆吃罢早餐,又把另一碗面片儿带回到家里交给天爱奴,便急匆匆地赶到马桥家里。马桥娘已经吃完了早饭,马桥却是个大肚汉,已经盛了第三碗粥,还在那儿呼噜呼噜吃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刘大娘早啊。”

    杨帆一见马桥娘,便扮起了乖孩子,规规矩矩地向她问早安。

    刘大娘挺喜欢杨帆的,这孩子瞧着就顺眼,一看就是个规矩本份的,当然啦,能跟自己儿子玩到一块儿的朋友,那品性还能差得了?

    刘大娘笑眯眯地道:“早早早,吃早饭没有,要是没吃,就跟桥儿一块吃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娘,我吃过了,你忙着,我就跟马六说说话儿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,还有啥话儿要背人的,真是。”

    刘大娘嗔怪地说着,端起一簸箕猪鬃往院子里走,忽又站住,问道:“对了,小帆呐,我送你那牙刷子好用吗?”

    杨帆陪着笑道:“好用,好用,自打用了大娘做的牙刷子,我家的丝瓜瓤子就不知道扔到哪儿去了。”

    刘大娘开心地笑起来:“那就好,你们聊着。”

    见她出去了,杨帆赶紧凑到马桥身边,盘膝坐下,小声道:“桥哥儿,咱们下午不是要一起去南市吗?”

    马六嘎吱嘎吱地嚼着咸罗卜干,眨巴眨巴眼睛道: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杨帆咳嗽两声,揉着鼻子道:“我这两天,一直都在宁姊那儿买两碗面。”

    马六嘎吱嘎吱地道:“两碗?不多啊,我一顿至少吃三碗,咋了?”

    杨帆干笑道:“大概我正在长身材吧,饭量突然变大了,都怪不好意思的,就没跟宁姊说是我自己吃,我说是你有些胃寒,所以要喝点面片儿汤暖暖肚子,下午她要跟咱们一块儿去南市,你在她面前可不要说漏了。”

    马桥嘎吱嘎吱地嚼着罗卜干儿,眼中闪过一抹疑色:“不对吧,咱们哥俩多久的交情了,你一定有事瞒我,说实话,到底怎么回事儿?”

    杨帆道:“我瞒你作甚,真是这么回事儿,你可不许给我说漏了。”

    马桥唆了口粥,“哼哼”地道:“少跟我扯淡,你当我傻的不成,老实招供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时,马桥娘在院子里说话了:“小帆呐,你跟桥儿昨天晚上打叶子牌打到半夜三更,太晚了,这月该你们俩当值,一大早的就要去开坊门,每天睡的太晚可不好。打牌不要紧,大娘不是反对你们玩,可不能没早没晚的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打牌?”

    杨帆疑惑地看向马桥,眉头慢慢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马桥哽了一下,立即挺起胸膛道:“咱们兄弟就跟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似的,这般交情有什么事我不能替你担待的?不就是说我胃寒,买了面吃么,小事一桩,你放心好了,小宁那里,自有我担待。”

    杨帆玩味地看着马桥,嘿嘿地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马桥“哼哼”两声,心虚地举起大碗:“呼噜呼噜呼噜……”

    跟猪拱槽似的,他的一张大脸全都埋进了碗里。p:诚求推荐,登录点击![小说迷 无弹窗高品质阅读 欢迎收藏推荐 www.xiaoshuomi.com]

 ...  

这篇小说不错 推荐
先看到这里 书签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本页为小说醉枕江山最新章节 第二十三章 我有个秘密内容正文页面,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醉枕江山
小说迷网所收录的小说醉枕江山,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Copyright © 2013 小说迷 做最有优秀的无弹窗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